若华

可能需要闭关修炼两年,学生党,不定期更文。

名为骄傲的活着 0.5

  现状使原本不相干的海賊戰隊豪快者与朝仓陆一行人在星云庄内开始交换情报,为了更好地了解现状。“不过怎样才能离开这个世界呢?”博士一语道破真相,结束了看似没完没了的对话。全场现状豪快者们都清楚,但看似简单的问题也难以解决。“等一下,如果是别的世界的话,不就很像假面骑士decade的吗?”凯将现有情报组成一个个关键词,突然灵光一闪,想出了对策,刚刚一声不吭的他现在声音大到吓人,吓得博士嗖地躲到了离他最近的艾姆的身后。“那就快讲!”露卡也被吓得不轻,恼羞成怒地一掌打在凯的头上。围观群众表示看着就知道很疼。“decade是要完成世界交给他的任务才能走的,那我们也一定是被这个世界呼唤过来的吧。大概完成世界交给我们的任务就可以走了吧。”凯揉着头答道。“那世界交给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呢?”博士追问。
  “……”
  这个问题也没有人可以解答,所以讨论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嗯,麻烦死了。”瑪貝拉斯由衷地感叹。最终在瑪貝拉斯的一句“肚子饿了。”中,结束了话题。看来还是要在这个世界呆上一段时间了。
  你问豪快伽雷王那么明显为啥没人发现?作者私设博士发明了某种光学迷彩让豪快伽雷王隐形了。

光 (试读)

  原本是想写短篇的,不料越写越顺手,下次一次性发完。
  对是什么?错,又是什么?
  30号曾经不止一次思考这个问题了,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对与错,与他有何关系?他所信奉的生存法则告诉他:复制人只要活着就好了,感情只会为你带来麻烦。没错,他就是个复制人,最初那帮制造他的家伙从很早以前的一个叫CREW GUYS JAPAN的地球防卫队的资料里找出了一个叫日比野未来的人,稍微看了下,发现他的综合实力异常的优秀,就根据他的基因制造了许多复制人投入战争。他是第三十个被制造出来的,就算他死了也没人在乎,他倒下了还有下一个与他相同的复制人被派送到战场,倒下了身上所有可利用的资源会被剥夺干净,片甲不留。所以他要活着,不管怎样。但幸运的是,在他刚造出来不久,这群制造者就走向了灭亡。他是唯一的生还者,可以说是奇迹般的生还,但重点在于,他自由了。到这里,他不经望了望天空,湛蓝的天空中有一层若隐若现的金色屏障,究竟是什么时候世界变得乱套了的呢?30号开始回忆,准确的说是看制造者往他脑袋里塞的知识,冷漠的瞳孔开始慢慢失焦……

名为骄傲的活着0.4

解除變身后,瑪貝拉斯他终于知道为何那群奇怪的人叫他小陆了。他猜想的没错这里就是decade所谓的别的世界,所以,解释什么的麻烦死了。那个叫朝仓陆正在给那群叫啥AIB的,就是那个精分大叔的同伙解释。他现在也要给豪快者的大家解释了,嘛,不过太麻烦了,简单的一句:“我被那光线变小了,我们到了别的世界。”“嗯。”这样淡定的回答。让朝仓陆差点觉得这群家伙只是看起来不靠谱其实是很靠谱的,但很可惜 只是差点觉得而已,过了几秒中,他们发出震天般的惊叹。嗯,把刚才差点说出口的想法收回去真是太好了。一旁的瑪貝拉斯表示习以为常。嗯,外表一模一样现在连表情都一模一样的两小只内心世界真精彩。什么?你说船长的内心世界不过精彩?瑪貝拉斯表示他对宝藏以外的事物不感兴趣懒得想,就算想了也不告诉你。

上海之旅,受伤的脚告诉我以后还是尽量宅家里的好😂。拍照技术渣到不行外加手机像素低,请原谅

名為驕傲地活著0.3

  沉默的蓝色剑士,滑稽的绿色枪手,如开外挂般的黄色小偷……这些都是什么人啊!在风中凌乱的朝仓陆默默的吐槽着。但他们的默契度可不一般,马枪刀和手枪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准确地落入他们的手中。一大群的戈冥和史格冥就被他们两三下解决啦,一转眼他们的身体开始发光,最后一个巨大的“X”从身上冒出,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不过,是他出现幻觉了吗?他怎么看见有另一个自己向他这儿跑来。捏捏自己的脸,嗯,不是幻觉。
  ?!那就是说,这是真的,他见鬼了!不过那群自称海賊戰隊豪快者也很驚訝,陸有點崩溃,他不就是打完工順便买个菜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啊!

名为骄傲的活着 0.2

  上一章说到朝仓陆被豪快者的大家扛到了一个大广场上(没错就是那个被各种特摄剧征用的广场),瑪貝拉斯人是见到了,他身穿战队战斗服与那一群戈冥和史格冥打。“来得太慢了。”他们所熟悉的傲慢的口气,一身火红,将马枪刀的刀背随意地往肩膀上靠。嗯,这个是真货,豪快者五人组不约而同地认为。不过,瑪貝拉斯好像没变小诶。凯的眼力变差了。似乎是知道大家在想什么,凯慌忙的说:“战斗服有塑身功能!”
  “砰”一颗子弹与凯的脚擦过,打断了对话。“还不快来帮忙!”瑪貝拉斯恶狠狠地喊。“是,船长。”他们微笑答道。不同的人,统一的动作,毫无违和感。一声“豪快change!”就变成了与他们服装对应的颜色,迅速加入到战斗当中。留下朝仓陆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起在风中凌乱,等等,似乎找到同伴了。看来这就是他们扛他来的原因?不过有再多的疑惑,也只能先当吃瓜群众,等豪快者打完架再说。为啥赛罗不参合一脚?他觉得需要观察一下这些自称海賊戰隊豪快者的家伙。

名为骄傲的活着 中(0.1) 奥特曼×超级战队 朝仓陆视角

  作为上一章的失踪人口朝仓陆,他现在正一脸懵逼地站在那群自称海賊戰隊豪快者的包围圈里。他听都没听说过,有这样的英雄,虽然他们不承认自己是英雄。但……超级战队是什么?本人表示,他不就出去买个菜,而以就被莫名奇妙的射中光线变小了?
  “凯,你确定这是瑪貝拉斯?”露卡一脸不敢相信这个头发乱糟糟,瘦弱,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他的小男孩是大名鼎鼎的海賊戰隊豪快者的船长代号豪快red的瑪貝拉斯。“可瑪貝拉斯桑中了那个光线,就变得这么小了。哦,对了,好像还有一个人也中了那个光线,也变小了。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我根本不知道哪个是瑪貝拉斯桑。后来好像有一个人抱走了其中的一个!”凯苦恼地回忆着当时的画面,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不早说!”露卡的拳头毫不犹豫的轮了下去。听着凯的哀嚎,陆不经对这位服装主色为银色的看起来有些猥琐的男人心生同情。突然,凯的豪快大哥大响了起来,凯从不知道的某个位置掏出了豪快大哥大,接通了电话后,他兴奋地要跳起来,似乎是找到了同伙呢。不过让那个一言不发的服装主色为蓝色的面瘫像扛麻袋一样扛着他走? 不应该放他走吗?现在告他们拐卖儿童还来得及吗?陆表示想要回家。

名为骄傲的活着 上 (海賊戰隊豪快者×奥特曼)

  曾经,在残虐帝国还在不停的侵略着其他星球时,有一群爱好冒险与浪漫的家伙出现了,并与残虐帝国对抗,他們叫……海賊戰隊豪快者!
  佩盖放下手中的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书,用半信半疑的眼神望着一个男孩,蓬松的头发,瘦小的身体, 若不是与照片上完全相同的服装,换了是谁也不敢相信这是大名鼎鼎的海賊戰隊豪快者的船长瑪貝拉斯,但如果将他凶恶的眼神换成迷迷糊糊的的样子,萌亚一定会认为认为这是从照片里走出来的陆,然而现实并没有如她所愿,这个小男孩正不顾自己的吃相狠狠的咬着手上的鸡腿,自称是海贼。虽然非常不想承认他是陆,但这一模一样的长相又从何解释?就在这时,赛罗来了,准确说是被赛罗附身的令人。他看了那男孩一眼就说,这不是geed。“所以说我都说了我不叫朝仓陆,我叫瑪貝拉斯,是海贼。”男孩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不过我可没有听过什么叫豪快者的宇宙海贼。” 赛罗提高了声调,“你到底把小路怎么样了?”“呵,谁知道啊。”      男孩做出了与他年龄不符的举动。
   玛贝拉斯表示我只不过是帮凯找一本他丢在地球上的书途中遇到残虐帝国的余党,他们似乎建起了新残虐帝国,找了个不知道什么星的什么星人当行动大队长,来找我们麻烦而已。我一不小心被光线射中,就变成了这样。不过看起来有点麻烦啊,似乎到了decade所谓的别的世界。
~~~~~~~~~~~~~~~作者的话~~~~~~~~
小时候的瑪貝拉斯就是演朝仓陆的演员小时候饰演的,那个什么星的什么星人指的就是福库星人和他的幼化光线。

永恒的羁绊


赛罗最近很不爽,最近他实在闲得发慌。因为真的没什么任务可做,平常至少还有个巡逻什么的任务,按理说在光之国重建时期任务应该更多的啊。虽然重建已经快将近尾声了,说起来就来气,这次的重建还是因为那个厚脸皮又黑得跟块煤球似的贝利亚,带着他的黑煤大军(Dark 洛普斯赛罗军团)没事找事儿来打光之国。由于是突袭,没有提前做出防备,尽管出动了整个 警备队的人力,差点连奥特之王这把老骨头都出动了。但还是损伤惨重,不过比起被抢走等离子火花,冰封光之国的那次,实在是好太多了。这次贝利亚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原来的黑煤大军(Dark 洛普斯赛罗军团)竟然硬是被他涂成了和赛罗同一个颜色,原本就是以赛罗为范本做的,现在要不是因为他们只有一只眼睛,也没有手镯,要不然连赛文都认不出来,哪个是他儿子了。虽然黑煤(Dark 洛普斯赛罗)和赛罗还差两万年。但对付一般队员和新兵,就完全是在吊打他们了。这完全是在大打警备队总教官泰罗的脸,于是他气得差点连真品(赛罗)一起炸了,太像了嘛。但为了不误伤无辜,兄弟们(奥特兄弟)把黑煤们(Dark 洛普斯)堆在一起好让泰罗发泄,自己之只能敬而远之,如果你不想进银十字的话就照做。作为泰罗的得意门生兼弟弟, 梦比优斯十分默契地与泰罗来了个双人炸弹。奥特炸弹加梦比姆炸弹想想就知道威力很大,然而,现实告诉你,它们的威力超乎你的想象。不仅黑煤大军(Dark 洛普斯赛罗)灰飞烟灭,连贝利亚都被炸成重伤。以至于让每个参加过这场战斗的奥意识到,绝对不能让这两只奥聚在一起炸,伤害突破天际。不过说起来,梦比优斯,呸,该改口叫他小叔了,他小叔正是导致他这么闲的元凶,没有之一。重建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好好的,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就突然全包了所有的任务,那是其他几个兄弟由于太忙,大概没什么注意,至少他现在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几分钟后,他就没时间这么想了。因为他看见了他老爹的奥特签名:"赛罗,现在立刻马上到我办公室,有任务。"一看到任务两个字赛罗就两眼灯发光,旁边的行奥只觉得身边有一阵风呼啸而过.......
~~~~~~~第一章完~~~~~~~~~

"咚"赛文办公室的门光荣牺牲了,赛文不禁皱了皱眉毛(如果能皱的话,有眉毛的话)但谅在他儿砸已经因为梦比优斯,闲得发慌的分上,也就原谅了。儿子本来就是闲不住的人,想去平行世界去找同伴,又碍于面子不能走。全光之国在重建,还想溜?丢不丢人!对于这个死要面子的儿子(熊孩子),他还是挺了解的。他清了清嗓子,示意赛罗可以把那闪瞎奥眼的星星收回去了,严肃的說:"这次的任务和梦比优斯有关。"听到这儿,赛罗立马就泄气了。一听就知道,这不是什么有意思(战斗类)的任务。"而且只有你可以做到。"看见泄气的儿子,赛文头上冒出一个井字,在心中暗自发誓等赛罗完成任务后绝对要好好教育他,一定要听人把话说完,于是卖起了关子。这一举动成功吊起赛罗的好奇心,赛文十分满意他儿子的表情。开始讲起了任务的详情.......不知为何,奥特之母对佐菲说了一句:"梦比优斯最近进银十字的次数快要赶上你了啊,佐菲。"这句话这正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让一直与文件相亲相爱的工作狂佐菲胀痛的脑袋清醒了不少。丢下他心爱的文件,动用队长的资格开始查起梦比优斯近期任务单来。嗯,他忙昏头了,竟没有发现,梦比优斯一刻都没休息过,自己这个当大哥的竟不知情,也太不像话了。"他现在在银十字。"奥特之母似乎看穿了佐菲的心思,幽幽地飘来了一句话。这句话中有些幽怨的味道,好像有一股深藏不露的怨念,让佐菲不禁打了个寒战。转身想去找他的弟弟兼队员的梦比优斯谈谈奥生,但就在要出门的那一刻停住了,他走了,那对文件怎么办?他不是任性的泰罗,(谁说我坏话!奥特炸弹伺候!)他是大哥,不能冲动要考虑清楚。正当他苦恼时,爱迪来了。有了,佐菲灵光一闪,走向爱迪郑重地拍了拍爱迪的肩膀,道:"(批文件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嗯。"爱迪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于是乎佐菲放心地飞走了,当爱迪反应过来时,只剩下一堆文件和他自己了,爱迪这才明白过来佐菲的话。他无奈地笑了笑,一边庆幸在地球上当过教师,什么大场面(很多的试卷,有一屋子吧,一般情况下是网上阅卷所以看不出来,但还是要补充一句,真的很多,不然也不用改整整两天)没见过,手速也在那边练快了,一边批文件。此时的佐菲已到达银十字,不用问前台梦比优斯在哪间病房,熟练地找到了警备队的特制病房,虽然有很多病床,但实际在用的,只有一张,他的常客就是佐菲,想当年,为了照顾那帮熊孩子,(划掉)他每次都是竖着出去横着回来。现在这张病床上终于迎来了它的新顾客,他最小也是最乖巧的弟弟兼队员,梦比优斯。他的病床边,还坐着一只蓝奥,希卡利。见到佐菲,希卡利起身说:"他的身体已无大碍,只是____"(别问我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奥母说。第一,奥母飞不快,至少不比佐菲快,刚刚她还在与佐菲他话哩。第二,就算她先到了,作为银十字军队长,她也是很忙的。虽然在重建末期,但其他伤患,还是有的。第三,奥母能注意到梦比优斯行为上的反常,但原因无从知晓,作为梦比优斯的搭档希卡利会清楚,我私设希卡利与佐菲是多年好友,有些事只有希卡利才能给佐菲说清。至于希卡利为什么比佐菲先到,作为一名多年不务正业的科学家,光之国重建不需要黑科技,所以他很闲)他顿了顿,手指指向心口处,(你自己想在哪),道:"真正伤的,是在这儿。这是他必须经历的,所以,给他批个假吧。""所以说。"赛罗道,"到底要我(本少爷)干什么啊。""防止你小叔,也就是梦比优斯,逃回来工作。"赛文严肃地说。赛罗秒懂,但又不懂,为什么需要他?见到儿子不解的神情,他无奈地说:"梦比优斯是把空间跳跃这门技术学的最好的一个,换句话说,只要在同一个宇宙,他随时都能逃回光之国工作。你不是在其他宇宙有警备队吗?带他去那个宇宙吧。"这回,赛罗终于懂了,他老爹是要他用帕吉拉之盾把他小叔送到其他宇宙,顺便也让自己和红莲他们见见面。赛罗不经感叹,还是他老爹了解自己啊。"那么,去吧。"赛文道。"是!"当赛文听到这声音时,只剩下残影和一阵迎面而来的风了。啊,对了,忘记告诉赛罗千万别在梦比优斯昏迷时去把(绑)他带走。算了,就让他知道不听人把话讲完的麻烦,给他一个教训。
~~~~~~~~~~第二章完~~~~~~~~~~

然而,已经跑到银十字门口的赛罗并没有听见。事后他表示非常后悔并发誓以后一定要耐心地听他老爹把话说完。赛罗慢慢地走进银十字,为什么用走不用跑?他可没忘记上次跑着进银十字,是怎么被奥特之母用奥特念力打飞出银十字的,据局外奥说他只看见了了一道残影飞出银十字,如果没听错的话,那道残影飞出去时还伴随着惨叫声?怪不得是残影啊,惨叫的影子。等等,似乎误会了什么?算了,管他呢。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天空中有一颗星星闪了一下。据本人回忆那时的奥特之母战斗力可是扛扛的,打飞一万个贝利亚都不成问题。不仅战斗力提升,恐怖指数Level Max!可惜这样的人才,是主治疗的。不过,看到奥特之母这扛扛的战斗力之后,也会猜到一半她是怎么治疗的,经她亲手治疗的希卡利怪不得会满血复活,请大家为奥特之父默哀一秒,心疼一秒吧。学乖之后的赛罗,小心翼翼地进入银十字,那次留下的阴影可见一斑。熟练的进入警备队特制病房,因为大伯经常光顾,他也经常被老爹拉去看他(佐菲),被拉多了也就习惯了,熟悉怎么走了。进房间,上面躺着的人,是他小叔梦比优斯,嗯,目标确认无误。伸手要把梦比优斯绑走,但在就要碰到梦比优斯的那一瞬间,梦比优斯那双红色的手突然抓住了赛罗的手,干脆利索地给赛罗来了个摔跤式背摔,其实赛罗是可以反应过来的,只是当时他认为这是一个简单的任务,(本来就是) 放松了警惕。 "轰!"于是,赛罗的头,被牢牢地卡在了银十字的地板上。从此,赛罗的黑历史和心理阴影又多了一个。
但这些都是后话了,当时的梦比优斯只觉得有人不怀好意地靠近他,想都没想,真的,梦比优斯表示他以自己的奥格为担保!这是身体下意识做出的反应,给那人来了个摔跤式背摔,没办法,他最近都在练这个,这招对身体素质的要求很大,但是出来的威力也是成倍增长的,所以实战效果因人而定。其实这是他第一次成功,对,第一次。对于现在赛罗一头卡在银十字地板上的情况,他也是一脸蒙逼的。直到护士(银十字队员)"啊!!!"的尖叫声才彻底吓醒了,理论上说应该是的,但很可惜,他的大脑还处于当即状态,至于那个护士,她虽然下意识地住了嘴,脑补一下,不,即使不脑补,也知道,那动作真是少女心满满呀。随后希卡利和佐菲急匆匆地赶到现场时,看到的一幕却是护士与梦比优斯一起努力地把赛罗从银十字地板里拔出来。注意到他们的到来的梦比优斯,招了招手,道:"希卡利桑,佐菲尼桑快来帮忙!"于是,佐菲与希卡利也加入到了把赛罗拔出银十字地板的行动。终于,赛罗被拔了出来。不过,赛罗,你那一脸生无可恋是怎么回事?赛罗原以为这是个简单的任务,(本来就是)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虽然身上没什么伤,但他的内心受到了两万点的打击。反倒是梦比优斯因为这个动作身体受伤了。但借着这理由给他放个假,去平行宇宙散散心。(反正我是这么想的)过程是有波折了点,但目的还是达到了。事件在赛罗一脸郁闷的穿上终极铠甲带梦比优斯去平行宇宙中结束。(我想我该解释一下,为什么是希卡利和佐菲到,其实算起来从梦比优斯进银十字到赛文给赛罗发布任务不到十分钟,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快,被现实逼的。为了防止梦比优斯趁他们不在又偷跑去接任务,希卡利和佐菲就用奥特签名在隔壁空病房进行紧急会议!当时只有赛文在警备队总部,让梦比优斯去平行宇宙的主意也是他出的。至于为什么一般小奥看不见?希卡利表示他有黑科技,让奥特签名?只给指定的人看。刚刚的动作太大,以至于在隔壁都能听见,也就知道赛罗为啥一脸生无可恋了。他们动作快,作为警备队的奥是必需的。)
~~~~~~~~~第三章完~~~~~~~~~~
四 失踪的梦比优斯
赛罗现在很不爽,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简简单单的任务在他手里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艰难,他想向全宇宙呐喊:"我到底得罪了谁!"他,把小叔(梦比优斯)弄丢了。临走前,他清清楚楚地记得他老爹(赛文)有千叮咛万嘱咐过,千万不能把他小叔(梦比优斯)弄丢。若有个万一,赛文表示保不了他,冲动的泰罗谁也拦不住。谁欺负他的徒儿兼弟弟,他跟谁拼命,意思就是他就炸了谁。至于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十分钟前。当他们到达平行宇宙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群小怪兽,赛罗正愁有气无处可泄。二话不说,脱了终极铠甲对着小怪兽就是一顿狂轰滥炸。小叔(梦比优斯)也在一旁帮忙清理漏网之鱼,正当他发泄完自己抑郁的心情时,小怪兽也炸完的时候,心情舒畅多了,小叔(梦比优斯)不见了。
  ?!小叔(梦比优斯)不见了!!!于是,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再将镜头一转,梦比优斯,不现在该叫他日比野未来了。他现在很苦恼,十分钟前,他在扫尾时,发现一只怪兽,不,那样子更像超兽,它逃过了赛罗的扫荡和梦比优斯的扫尾,真幸运啊,居然让它逃过了一劫,看样子它正要攻击一颗绿色的星球,那种绿色,是不同于他的母星奥特之星的祖母绿的莹绿色,有一种柔和而又生机勃勃的感觉,很像地球给他带来的感觉。他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这是来自警备队队员的责任感,当他着陆时,怪兽已经开始破坏了,虽然本土的警备队已经出动,但丝毫没有降低超兽给他们带来的损失。大概是因为没见过超兽而手忙脚乱了吧。在这战火之中,一到不知从哪来的激光射向了一名身着白衣的女孩,下意识地冲过去,却忘记展开梦比姆光盾,直接用身体护住了女孩,那一击痛得他闷哼一声,下一秒,他展开梦比姆光剑,一击必中。顺利地解决了超兽。比起赛罗第一次来到平行宇宙,来到其他有孕育生命的星球上好多了,干完超兽就飞(hua)走(ren)了(xing)。毕竟第一次来到这个宇宙,人生地不熟,少浪费点能量会比较好。但宇宙再怎么变,星球的规则,他还是懂的。不过,他似乎忘了什么,啊,他把赛罗弄丢了。正当他冥思苦想如何找到赛罗时,一只猫从灌木丛里跑出来,那是一只通体白色的猫,见到他,慢悠悠地走过来,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脚,"喵呜~喵呜~"的叫着,好像在对未来撒娇。未来听到了叫声才后知后觉地低下头,看向了小猫,红色的鲜血在它洁白的腿上显得格外刺眼,让未来下意识地把小猫抱起检查伤口小猫也没什么反抗,(没有什么小动物讨厌光明,对于小猫来说,未来就是一团温暖的光)很快就检查出来了,一道由激光打出的伤口。鲜血还在往下滴,无论什么动物,鲜血流过2L以上就会由休克导致死亡。"得赶紧给他处理伤口",像未来这么善良的人就会这么想,但未来呦,你是不是也忘记了,你也是伤员。如果他们在的话,肯定会把你训一顿的。可惜,他们的时间永远的停止了。所以,未来撕下衣服上的一块布料,(衣服详情见«超银河大传说»)用尽量轻的力道给小猫包扎。漂亮的打了个结以后,灌木丛又"沙沙"地动了动,丛中跑出一位身着白色宫延礼服,头戴皇冠(虽然未来认不出来)的女孩。咦?这不是未来刚刚救下的那个人吗?不过,女孩并没有注意到未来。她却很着急地四处张望,突然,她看见了未来怀里的猫,就急忙地跑到未来跟前,道:"太好了 ,小猫,你没事。"女孩一脸释怀,但随后才察觉到未来的存在,行了个屈礼,道:"啊,失礼了,我是艾斯美拉达皇室的第二王女艾美拉娜•鲁鲁多•艾斯美拉达公主。感谢阁下就了这个小家伙。阁下是?"未来被这长长的一句话吓到了,但出于礼貌,还是面带微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是日比野未来。对不起,我刚刚没听清,能在说一遍吗?""请叫我艾美拉娜。"艾美拉娜不愠不火,十分理解,毕竟这名字不仅饶舌而且长,想要第一时间记住是很困难的。
"那艾美拉娜桑,这里是哪?"
"这里是艾斯美拉达星,另外,我可以叫阁下未来君吗?"
"当然可以。"
经过一番对话,未来已经大致了解道自己身处何处了,现在只要再发一个奥特签名就好了......等等,他似乎忘了什么,对了赛罗现在在哪还不知道,看来要在这颗星球上待一段时间了。想着想着,不知不觉气氛开始尬了。小猫见两人忽视了自己的存在,不开心地"喵呜~喵呜~"叫了两声,见两人还是没有反应,便跳出了未来的怀抱,刚好踩到了未来的伤口,被碰到伤口的的未来不经倒吸了几口冷气。艾美拉娜这才发现未来受了伤,不由分说,从身上的礼服撕下一块布料作紧急包扎的纱布使用,还漂亮地在结尾打了个蝴蝶结。拉着未来的另一只完好无损的手,边跑遍说:"这只是紧急处理,请随我去做正规包扎。未来还处懵逼状态,毕竟他没跟女孩子那么亲密接触过,于是联络赛罗的那件事儿,就这么被抛在脑后了。
~~~~~~~~~第四章完~~~~~~~~~~~

道歉

最近得了流感,头疼,便没怎么码字了,本来是想等到期末考试结束在更文的,但没来得及说,十分抱歉。